新疆11选五开奖号 > 玄幻小说 > 耐瑟瑞尔的辉煌 > 第九百九十八章 干果

新疆彩票时时彩开奖96l:第九百九十八章 干果

  即使对于传奇强者而言,必要的放松休闲依然是十分重要的,基本上只有那些真正热爱魔法的施法者才会恨不得把所有的精力与时间投入研究之中,如果换作更在意欲望发泄的术士或者是喜欢沉浸于美酒的战士,就算他们到达了传奇层次,种种放松娱乐项目依然会是令人爱不释手“生活调剂品”。

  比如在血色弥漫的地狱之中,作为贵族的高层魔鬼如果参加完战争或者战斗,那么不管他们是凯旋而归还是一败涂地,召开一场盛大的宴会一般都是必不可少的“保留节目”,壮丽且狰狞的宫殿将会被布置好象征着血腥与邪恶的众多装饰,敌人的头颅则会充当灯盏悬挂到天花板上,而伴随着鲜血的气息从酒杯之中肆意绽放,那些美丽的魔鬼侍女更是会全部身着淡薄衣物曼妙起舞…………

  这种奢华又充满黑暗色彩的宴会往往一开就是几个星期时间,直到主人宾客全部尽兴才会停止收场。

  就算在血战过程中,即使战场边缘物资贫瘠,空气污浊,但是一位魔鬼大公开办的宴会规格依然不能档次太低。

  毕竟由于恶魔的数量堪称杀之不尽,所以一场血战有时候甚至会一连持续几千年时间,有义务镇守深渊裂隙的传奇魔鬼大公经常要在那尸山血海的战场上不眠不休的酣战好久好久,在这种情况下,每一次的战场间隔都会显得十分宝贵,盛大的宴会和放松节目又怎么能够不引起重视?

  于是在如今的贝莱修斯深渊裂隙旁边,一个依靠法术临时搭建而成的豪华宫殿就在恶魔尸体山岳的背景映衬下开始了盛大的庆祝项目。

  也许作为传奇强者的私人晚宴,一个在现场边缘匆忙布置的场景还是有点简陋过头了,不过对于不太讲究“排场”的宴会的开办者奥克利斯大公来说,这样简陋的宴会也算是勉强能够将就,况且这次宴会的宾客还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在五六万年时间里和魔鬼大公并肩作战的传奇战士伽纳提卡。

  也许太长时间的一同战斗终究还是打出了一点交情,现在的奥克利斯和伽纳提卡之间的交谈已经多出来不少“老熟人”的意味了,即使少年复仇者经历了几万年“和话唠一起干架”的过程非常没有敞开心扉反而变得越发沉默寡言,但是这并不影响乐观的奥克利斯少有的表达自己的愉悦心情。

  比如现在,坐在“主人”位置上、搂着一个美貌侍女大口撕咬肉排的魔鬼大公就如同一个正常请客的东道主一样把瓶装精美的美酒瓶子扔给了默默咀嚼果干的伽纳提卡。

  “尝尝最新酿制的地狱烧酒,温度上万,口感顺滑,里面添加了一点恶魔次级领主的灵魂,把它大口喝进胃里时你甚至能够听见那头可悲恶魔领主还在愤怒咆哮…………在血战战场这样的鬼地方,这样的烈酒可是难得的特产佳酿啊”。

  称赞着自己制作出来的血红色酒水,奥克利斯如今的表现就像是一个凡俗堕落的醉鬼一般“豪放不羁”,必须要承认,相比于几万年之前那个温文尔雅的“贵族少年”,如今相貌没有发生一点变化的魔鬼大公却显得沾染了不少“纨绔”的味道,比如他吃肉排时终于已经彻底放弃使用精美的秘银刀叉了,还比如他对待自己宠幸的侍女也已经越发粗暴。

  现在宴会召开还没有过去几分钟,一位被奥克利斯搂进怀抱的魔鬼少女的躯体就已经在那双尖利之爪的摩挲下鲜血淋漓了。

  “我说过我不喜欢这种烈酒……还有,现在是召开宴会的时候吗,贝莱修斯裂隙似乎还不怎么稳定啊”。

  皱着眉头接住了魔鬼大公扔过来的酒瓶子,不动声色咽下干果的少年复仇者还是没有去尝试“地狱烈酒”的味道,他只是放下了绘刻满哀嚎人面的长颈瓶,然后有些发愣又有些无奈了看向了仰头灌酒的奥克利斯。

  在血战中度过了如此漫长的时光之后,虽然没有多大提升的职业等级才侥幸达到二十四级,但是传奇战士却已经亲眼见证了一个传奇职业者的堕落全过程了。

  他不知道这个作为自己名义上“雇主”的魔鬼大公到底面对着怎样的困境,但是他很清楚,如今的奥克利斯大公和几万年前的那位奥克利斯大公已经有了太多太多的不同之处,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眼前这个酒鬼的情绪早已经变得非常暴虐和喜怒无常,有时候他甚至会在战斗过程中表现出严重的自我毁灭疯狂倾向。

  当然,为了不让自己丢掉生意,每一次伽纳提卡都恰当好处的拦住了失去理智的疯狂术士,少年复仇者甚至清楚记得自己已经打醒过这个不靠谱的雇主好几千次了。

  现在,一直盯着奥克利斯大公的伽纳提卡其实就是在防备着某个陷入自我麻痹的魔鬼突然发狂。

  “开宴会和吃喝玩乐,战斗也越来越不上心……你一点也不像一个传奇了,奥克利斯,你现在比我更像是一个可怜的疯子,你如今又有着怎样的想法呢”。

  皱着眉头无奈出言感慨,表情麻木的伽纳提卡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看到了奥克利斯如今的模样,少年复仇者不知道为什么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

  当年积极寻找解决问题方法的魔鬼大公多么自信和决绝?现在那个瘫坐在宝座上的醉鬼又是多么的颓废和茫然?

  伽纳提卡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不会也变成那副样子,但是他总是在心里感觉那是早晚的事情……因为即使过去了好几万年,在无脑战斗中一边拔?;涌骋槐咚伎甲抛约骸氨拘摹钡纳倌旮闯鹫咭廊幻挥械玫较喙氐拇鸢?。

  只有那一度燃烧不灭的恨意之火似乎随着鲜血的冲刷变得越发暗淡摇曳了…………

  “来源于混乱的影响果然不可避免,也许再过去几万年,我也会和奥克利斯一样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了,不过在那一天到来之前,这样没有意义的战斗究竟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呢?”

  拿起一片新的干果放进口中,感受着舌尖上的甘甜和辛辣一起爆发,伽纳提卡突然觉得自己不想再去理会醉鬼奥克利斯发不发疯了。

  他现在只想安静的品味这片味道十分普通的干果子。